玛雅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
手机版 首页 > 素材 > 散文 > 秋凉如水

秋凉如水

栏目:散文 | 时间:2017-07-30 22:13:12 | 标签:散文

作文「秋凉如水」共有 6217 个字,其中有 5451 个汉字,18 个英文,10 个数字,738 个标点符号。作者佚名,请您欣赏。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,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,不能当作范文使用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寂静的夜,凉凉的秋,孤独的人儿又在默默的流着泪,一滴、两滴、三滴。。。打湿了满满的纸。一杯早已凉透的咖啡,一盏清冷的台灯,带来的却是无止境的心痛。没来由的感伤,没来由的眼泪,只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难受。没有那么多忧伤文字的堆砌,可是那种心痛到快窒息的感觉却充斥着她全身。她知道她的软弱,她又哭了,她的寂寞,她的心又有谁能够懂?内向如她,宁可当一名忠实的倾听者,却不愿向好友提及她一丝一缕的心事,默默的独自承受着这份悲伤。害羞如她,从来不敢大胆的追求自己的爱情,只愿在一个人的背后默默的等候。

有人说,人在寂寞的时候很容易爱上一个人,对于他,她是否真的爱上了?还是只是单纯的将他当弟弟看?连她自己都看不清这种情愫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。

她的孤寂,她的寂寞谁人能懂?取名潇湘,难道这一世的她真的是还泪来了?可是为的又是谁呢?总说上帝是公平的,为你关闭一扇门的同时必会为你打开一扇窗,可是她的那扇窗到底在哪呢?没有天使般的面容,没有魔鬼般的身材,更没有惊人的才情,有的只是这颗孤寂的心。清冷的http://www.sn0752.com/zuowen/夜晚,谁来安抚她那颗寂寞的心?

她觉着她就快要疯掉了,快崩溃了,好想好想大哭一场,将眼泪一次性的流尽,那么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哭了。

她觉着她真的好累好累,身心疲倦的那种,几个月前的事就像电影放映机一样在她脑海中循环放映,她真的好想好想忘记,可是在梦中也难以逃脱他的身影,她知道两人最终的结局是不可能的,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,看着它一步步沦落沦落,越陷越深。

她喜欢听他叫她五姐,总觉着那是百听不厌的,她是五姐亦是无解,没有人能够读懂她。依稀记得他曾说过的,五姐,吾姐,无解,吾解,她的心因着他的话而慢慢沦落,即便知道有些话并不真实,可也甘心被欺骗。她知道她是该放手了,不应该再继续盲目的执着下去,可是一颗心再一次的丢失了,她还找的回来吗?

沉沉的昏睡感,不间断的袭击者她残败的躯壳,那双手已无力再支撑这支笔,眼泪依然在无止境的流,那种心痛,那种悲伤充满着她的全身,吞噬着她的灵魂。

秋凉如水,淹没了这颗孤寂的心,寂寥的夜,虫鸣风吟,真的好累好累,还是沉沉的睡去吧,这心,这人。

秋凉如水

  水墨一直无法拒绝来自莫斯科的诱惑。这个诱惑像一只无形的手,阻拦着如铁进入她的心地。
  晚上的月儿真圆。如铁把秋实请到一起吃了一顿。如铁说,你性格中缺少狠的东西。秋实说,狠是什么?说白了,男人变狠,无非无毒不丈夫。他又凛然一笑,我有必要凶狠吗?婚姻根本与什么爱恨的没关系,缘分就是缘分,曾经是你的,并不意味着以后归你,更不代表永远归你。一旦不属于你,强求也没有用,凶狠?多无聊。我需要做的,就是坦然的凭吊过去,微笑的面对未来。他说到最后,自己被自己的话感动了。如铁嗤之以鼻,说,你泄露的其实是你内心缺失的东西。秋实说,人们常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,但婚姻这件事,只有穿婚姻鞋子的人,才最清楚两只脚的感受,旁观者永远是旁观者。如铁笑了,不再说什么。秋实喝得有点过量,他被提前送回家。
  如铁立即把水墨请到茶楼的包厢里。见只有自己和如铁,水墨有些紧张,说如铁,我还是回家吧,儿子还在邻居家呐。
  如铁迅速把包厢门反扣上,抱住水墨的肩说,水墨,我怎么样做你才明白呢?水墨挣脱道,如铁,别这样,服务员要进来结帐了。如铁并不松手,喘息着说,我不在乎!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看不出来吗?水墨说,可是我在乎,我不是自由身……如铁情绪很激动,说不要欺骗自己了,你并不快乐!我会给你带来幸福的!
  水墨闭上眼睛,泪珠在睫毛上闪烁。如铁再次扒住水墨的肩膀,把脸伸过去。水墨颤抖着声音说,如铁,求求你。你再不走开,我就要喊人了!这时,真有人敲门,如铁把手缩回去了。水墨整理了一下上衣说,春节一过,我就去莫斯科了!
  如铁垂下了脑袋。水墨的心头抽紧一下,抹了一把眼泪又说,如铁,这些日子,我得到你许多关照,我从心眼里感谢你。如铁听不进去,他的脑子一片混沌,懵懂着开了包厢门,木木地走出去了,服务员冷竣地跟在他身后,那情形似乎不是如铁去结帐,倒像是警察押送小偷。
  水墨没有欺骗如铁。大年初五,水墨就带着儿子去了莫斯科。令人奇怪的是,一个赴俄团聚的女人,仅过三个月,就扔下儿子独自回来了。几天了,她一直没有出门,以方便面充饥,除了睡觉,就是坐在沙发上发呆。可总呆在家里,也不是个事情。她套上裙衫,悄无声息地到大街走走。
  初夏的临江市,所有的生命都在律动着。离开三个月,仿佛经历了三十年。水墨满以为去了莫斯科之后她就与临江市没有干系了,却不然,命里注定临江市是她的归宿。她把束起的长发放了下来,目光有点迷茫。有个男人如影想随,问她是不是提供服务?水墨横眉冷对,大声吼叫,你姑姑才提供服务呢!滚!这大出那男人意料之外,男人讪讪笑着逃走。水墨悲哀地想,难道自己的样子像一个风尘女子?看来,一个人的堕落其实并不难,一念之差,余下的就是惯性了。
  水墨走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前站住,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投下硬币,拨通了如铁的手机。哪位?水墨稳住心神,叫了一声如铁就挂了。水墨在莫斯科最苦闷的时候,也曾给如铁通过一次手机,只说自己,只说了几分钟。这次是第二次,但只说两个字。
  水墨慢无目的地走着。在湖边,在昏黄的路灯下,一对男女正在吵嘴,女的哭声很悲切。这场景一下子把水墨带到莫斯科,她就是在一次吵架之后,萌生了离开那个国度的念头。
  那天深夜,水墨在浴室里冲凉。下午她洗澡了,那是洗疲倦;这时候冲澡,是冲羞辱。她仰卧在浴缸中,让温水抚摸她的娇嫩而有光泽的面庞,温暖诱人的乳沟,富有弹性的小腹和匀称丰腴的双腿。渐渐地,来自女性的冲动一寸寸地浸透她肌肤,渴望爱的欲念使她真想大哭一场。水墨来莫斯科三个月零三天,文伦从没碰过她。她,文伦和严冰同住一楼,各占一室。每日,文伦与严冰忙于公司事务,同去同归,形影不离。她根本没有机会和文伦交谈。越想越不对劲。在自己和儿子来之前,无疑这楼房是文伦和严冰的二人世界;来了之后,这种格局没有改变。这不是文伦和严冰有意把一种既成事实的东西强行展示给她看吗?无怪乎文伦当着水墨的面,口无遮拦地一遍遍地称他与严冰为我们。那么她和文伦共同拥有过一本旧时光的老相册只是一个摆设?难道她放弃一切,付出一切,换来的是客居的名分?水墨难以接受,感到绝望!她从水池中站起来,墙镜中出现了一张憔悴的脸,显露出她内心芜杂而抑郁的情绪。她想起了临江市;想起了她的学生;想起了如铁那张充满兴奋之情的脸……
  文伦起来解手,发现浴室的灯还亮着,就闯了过去。水墨看他进来了,抓过浴巾把自己裹上。这一动作似乎刺激了文伦,他一把撩开浴巾。水墨恼火地说,你想干什么呀?文伦厚着脸皮说,我干法律允许我干的事情,从你来至今,这事情我还没干过。水墨说,你不配!她拉紧浴巾要出去,文伦挡在门口打量着水墨,你青春依旧啊!说完,又伸手抓浴巾,目光里烧着火。
  啪!一记清晰的耳光落在文伦的脸上。文伦扭曲着脸,与水墨对视了几秒钟,他紧握的拳头在颤抖。水墨说,你动手呀!文伦恶狠狠地说,看在严冰的面子上,我不跟你斗了!他掉头就走。水墨说,你不动手是因为严冰?既然如此,请你定两张机票,最好是明天的!
  文伦表情发僵,片刻才说,你随便,儿子不行!
  水墨的大脑一片空白,继而酸楚,悲哀,她几乎是拖着双腿走进自己房间的。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,是客厅里响了三遍的电话铃声把水墨催起来的。她拿起电话,是文伦的声音,但比昨晚的柔和多了。他说水墨,你真的要回国?水墨淡淡地说,文伦,定机票的事情请你抓紧,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!
  电话那头响起了严冰的声音,水墨,昨夜你们的事情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,是你们的私事,我无权评论。但你考虑了没有,你这样回去,别人怎么看你?
  别人怎么看,与我无关!我只知道,该看的,我都看到了。水墨愤然撂下电话。她想了一晚上得出的结论是,你文伦可以在严冰面前表现得强劲有力,但在我这里只能是一路溃散。她要让文伦活得永远不能那么从容!所以,离开俄罗斯,是她最明智的选择。她也只能以一走了之的悲壮方式,筑起她最后一道尊严。
  水墨回到家了。虽然是晚上十一点多,只她一个人,但仍然觉得家比什么地方都安全。水墨洗了澡,穿着内衣刚出卫生间,听见门铃响了,对着猫眼一瞄,竟是如铁。水墨有点慌张,忙请他等一下,去卧室找了件长裤长褂套上,又迅速对着镜子梳理一下,这才把如铁让进屋。如铁坐定,水墨问,你怎么知道我回家了?如铁说,你的声音和本市的电话。我早就来了,你家黑灯瞎火的,我又外出逛了一圈。
  水墨矜持地笑了笑,低头不说话。
  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。如铁说,这没啥。本来,你不适合在国外发展,你的根在中国。
  水墨说,我走之前你也这样劝过我。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。我回了,我得重新找工作。
  如铁立即说,你还可以到那所学习当老师。我刚才在外面转悠时,跟校长通了电话。我说,假如水墨老师回家了,还能到你学校施教吗?校长说欢迎!
  水墨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问,校长是你舅舅呀?
  如铁说,这倒不是。不过,我和他关系不错,理由你就别问了。他自己倒了一杯水,喝了一口说,我是如铁,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。我不是文伦!
  水墨默然道,我回来就表示过去的都死了,以后也不要提了,好吗,如铁?
  如铁欠起身子又弯下去,满脸都是疼爱。水墨捂着脸抽泣起来。如铁的心在隐隐作痛,又豪情万丈,他走上几步,一把将水墨抱在怀里,动情地说,水墨,有我在,天塌不下来。水墨像遇到了亲人,多少屈情积在心里,如黄河决口,哇啦地哭起来。
  两人就这么相互搂抱着。豪壮的如铁也落泪了。那一刻,拯救水墨便成了他的使命。
  从水墨家出来,如铁接受上次教训,转向秋实住处,他要在第一时间把水墨已在临江的消息告诉秋实。秋实慨叹一声,命运真捉弄人,三个月前,水墨还是私立学校的优秀教师,现在竟变成一只需要人救助的羔羊。说完这话,秋实很想给水墨打个电话,不为别的,只是问候。如铁说你快打吧,不然你就吵闹人家睡觉了。秋实说你小子长大了,懂得关心她人。电话拨通了,秋实报了姓名,寒暄着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水墨问,严冰告诉你的?秋实苦笑说,她的声音对我而言是回忆。你别多想了,是如铁说的。水墨啊了一声,又问,你怎么不问严冰的情况?秋实不理会,问水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水墨说,我不想说这件事情,只想休息。秋实安慰水墨,从头再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水墨再次感谢,声音有些发抖。
  挂了电话,秋实郑重地对如铁说,你要当大春,解救白毛女了。
  如铁说,我不是救世主,但我相信,人说穿了都是既得利益者,只是程度不同而已。丘实说,听你口气,我知道水墨重返原学校的讲台大有希望。
  秋实说得一点都不错。在离开临江的第一个月的月末,如铁翻看住宅销售统计表,发现水墨工作学校的校长签了一单购房合同书。他抄录下校长的联系手机,隔天把校长约在茶楼里。绿茶缭绕着热气。如铁开门见山地说,我能为你购房帮忙。校长验明正身后还一脸狐疑地问为什么?如铁说,你是校长,与你方便就是与自己方便。校长似乎恍然大悟,你有小孩读书?如铁笑道,将来一定有。校长乐了,你是一个目光长远的人。现在许多人太注重近利了,你自然不在这许多人之列。如铁给校长添了一道开水,说校长,你抬爱我了,我也“近利”,只不过我的大脑多了一点理智的化学元素。校长琅琅大笑,如铁部长,幽默,坦诚。如铁说,按我的权限,我还能把你的总房价下调二个百分点。校长端起杯子,动作极老到地吹吹浮在水面上的茶叶,又细细地喝了两口,过程较慢。如铁知道,校长是在默算到底优惠多少钱。杯子放下来,也就证明校长有了结果。校长赞许地微笑,说要你费心了。你孩子读书的事,我能帮忙的决不推辞。如铁想,校长是一个老江湖,他望了望四周,低声说,我知道你的千金不日就要出嫁了,咱们已是朋友,不能不表表心意。如铁把装有5000元的信封沿着桌面推了过去。校长假惺惺地推让了几次后,就把信封放进了口袋。一会儿,校长说,年龄大了,麻烦事情多,我去一下。校长去的地方是卫生间,上厕所是假,测定信封的含金量是真。校长重新坐定,嘴角就绽出了笑意,一瞬间满脸都是笑,说,小女大喜之日你一定去捧场。如铁说,那天来的都是场面上的人,我都不熟悉,就免了吧。择日你补请我,也不迟。校长说,你说得也在理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不过,我还是给你说一句话放着,除了小孩读书的事情,其它事情我能帮的,也不含糊!如铁要的就是这句话,他握住校长的手,谢谢!如铁此举确实有预见性,水墨回来之后,他一电话打给校长,水墨竟然又到这所学校上班。
  水墨坐在原办公桌前,百感交集,对如铁的爱一下子浓得化不开。不过,水墨上班了,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,问分管教学的副校长,回答是不紧不慢,让她别着急,态度挺客气,就是没动静。水墨意识到自己被这位副校长晾到一边,忍不住向如铁唠叨了几句。如铁立即悟出其中奥妙:他忽略了一个环节,分管教学的副校长他没拜访。虽然这位副校长是个打工者,但也是一尊神。是神就得拜,红包礼品等“香火钱”是躲不掉的。如铁一笑,开车去了副校长的家,一个小时事情就搞掂了。这样,水墨不但去莫斯科的这段日子算探亲假,工资照发,部分奖金也补了,而且她又回到原来的那个班教语文兼班主任。这一夜,水墨没让如铁离开。一阵拥抱抚摸之后,水墨久违了的亢奋被渐渐地点燃,顷刻间又被如铁随之而来的急风暴雨助燃得金蛇狂舞……
  水墨知道如铁为她的事情欠了不少人情债,提出要用补发的工资请几次客。先请朋友,是为了分享,再请学校的头头脑脑,是为了还情。如铁手一摇,学校哪一摊子,不用你操心,我在三楚地产公司还是有一定额度的就餐签字权的,有权不用过期作废;朋友间集会你做东,我支持。
  这样,秋实,如铁,水墨和其他四位朋友又坐到“好乐火锅城”。大家高高兴兴地吃到一半,门哐当一下开了,在座的都吓得一跳。张眼一看,是从副主任荣升为企划部部长梁凡扶着墙进来,嘴里直喊,秋主任,太不够意思了!也不打个招呼,要不是“好乐”的老板说,我还不知道。秋实一直看着梁部长,忙起身把他往里让。梁凡晃晃悠悠堆在沙发上,秃顶红得发亮,他说,秋主任,是不是马上当总经理助理了,你看不起我?秋实准备接话,门外又进来了一个脸红得像关公样的大块头,说梁部长,客人叫你过去呢!便把梁凡连拉带拽地弄走了。
  水墨厌恶道,真扫兴!这哪像个研究生?如铁见怪不怪地说,水货,多的是。刚才说到哪儿?再摆龙门阵。
  一位朋友说,各位,我问一个问题:人出生几次?水墨说,那还用问,一次呀!如铁嘿嘿一笑,秋实说,我替如铁回答,人出生两次,头一次是在开始生活的那一天;第二次是在萌发爱情的那一天。
  如铁的脸红了,水墨也不好意思。另两位朋友说,经典。
  秋实说,完美的婚姻,一个人一生就生两次;追求完美婚姻的,就不止两次了。
  这位朋友说,完美的太少了。
  秋实借着酒劲看了一眼水墨说,完美和从一而终是两回事。人是环境的产物,太多的人穿上婚纱礼服,一旦独立地过小日子,就会出现荤菜!是不是水墨?
  水墨反唇相讥说,秋实为了面子,宁可下跪,其实这是错误的。爱情不是一颗心敲打另一颗心,而是两颗心共同撞击的火花。
  秋实站起来,把余下的酒交给如铁,说,还没到哪一天水墨就开始管人了,好,喝!如铁把自己的的杯子到满。水墨忍不住斥责如铁,再喝,骨头痒了。朋友们乐了,说,热闹!
  忽然门又砰地被撞开了,进来的还是梁凡,他的脸已经变成猪肝色,步子踉跄,面粉袋一样倒在沙发上,含糊不清地喊着,都别他妈的来,来这一套……
  水墨奇怪谁得罪了他,秋实的脑袋还没有完全糊涂,他一下子站起来,开溜!

秋凉如水相关推荐:

  • 上一页12下一页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本文标题:秋凉如水

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sn0752.com/sanwen/2555.html

    版权声明:

    1、本网站发布的作文《秋凉如水》为玛雅作文网注册网友原创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2、本网站作文/文章《秋凉如水》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作者文责自负。

    3、本网站一直无私为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大量优秀作文范文,免费帮同学们审核作文,评改作文。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